Slash 少年

招彥燾

2022-09-21

Slash,即「/」。斜槓族(Slashie)源自於美國作家Marci Alboher,意指年輕人擁有多項專長或技能,從事多種跨界工作。我的童年便很切合這種形容,姓名:招彥燾,特長:朗誦/寫作/鋼琴/笙/二胡/演講/......

我的童年,很文學,也很藝術。這倒是一件順理成章的事情:我的父母都是文科老師,爸爸更是考取了博士學位、出版好幾本文集、詩集的高手。

我的第一個夢想,和很多小男孩一樣,是做太空人。但媽媽說做太空人很危險,我便將夢想變成做科學家。父母從小便讓我和妹妹跟隨自己的興趣發展。在我有記憶以來,家中便有很多很多的書。爸爸時不時就會帶我上深圳買書(因為性價比高,我的簡體字也是在那時候學懂的。)媽媽就會帶我去圖書館借書。我揀得最多的書,便是《十萬個為什麼》、衛斯理的科幻小說等。當然,我也不抗拒文學,《西遊記》、《三國演義》等中國文學故事,我也一樣看得津津有味。

爸爸愛文學,言傳身教之下,也會感染我們。爸爸愛吟誦,我從3歲開始就要背誦唐詩。爸爸通常一邊幫我沖涼一邊教我背詩,他背一句,我跟住背一句。當然,除了「唸口簧」,我比普通小朋友解鎖多一種技能,便是真傳自爸爸的字正腔圓朗誦腔。到再大一些,我的「朗誦表演」便成為了爸爸的御用「show off」內容。 我最記得,爸爸有一位朋友很喜歡飲酒,他不相信當年只有3歲的我能背到《 哀江南賦序》,便許下賭注:你背一句,我飲一杯。最後,這位叔叔喝到酩酊大醉。

每到暑假,爸爸便會和詩友相約一起遊山水、寫詩。我自小已是其中一員,也會模仿爸爸去寫詩。到我小學高年級時,爸爸會在暑假要求我每日寫1000字的作文。所以在小學時期,我的作文經常攞高分貼堂,是一名文科尖子。

我的中學,則是「all about music」。我自小學習鋼琴,到中一便已考取了鋼琴8級。但在中一的時候,媽媽看到吹笙表演覺得「很有型」,於是便叫我去學。到中四,我便獲得了「深造組冠軍」。中二,我又走去學習二胡彈奏。因此,在整個中學時期,我參加了很多樂團,四出表演。我覺得自己還是很有音樂天份的。

就是這樣,我的童年,好像一點也不「科學」。但在中學選科時,我還是毫不猶豫選讀理科。當時的中小學,不像現在有這麼多的stem課程,最多只能參加一些暑假科學班,做做實驗。唯一維持著我對科學世界的興趣和探究慾望的,便是閱讀。我至今還記得,當時看到關於「複製羊多利」故事時的震撼:原來生物科技可以這麼神奇,原來技術已經進步到這樣一個地步,可以影響到這麼多人!

要說小時候的我身上有甚麼科學家特質,可能便是喜歡尋找方法解決問題。和我年紀相若的舅父拆爛了媽媽的鬧鐘,零件放滿檯面。我放學回家見到,第一時間就要將它還原(起碼指針是會走的)。之後,只要屋企有甚麼東西壞了,我都會想盡辦法去修理。

Problem solving 的慾望和能力,可能是埋在基因的。